— 鹤姥爷从来不买茶叶 —

本丸与隔壁本丸 Day20

是我
昨天在现世里,从可以打滚翻跟头耍猴打把势的家回到了学校
痛苦,太痛苦了
临走之前回了一趟本丸,和本丸各位打了一个招呼,下次我再从这个端口穿过来就是现世的2017年了。好吧我觉得这群刀人不论几百还是几千岁应该不明白这有什么好感伤的
今天收拾一天总算把行李收拾了个七七八八,于是决定回本丸看看,刚一进门就收到了信息:

妈妈给你买了点水果寄到学校了,记得查收

突然就觉得特别难受,一把拉过开门的鹤丸二话不说就埋胸。鹤丸大概是感觉出了我的不对劲开始帮我顺毛,我们綾夏是怎么了,一进门就吃我豆腐,来不哭了,姥爷带你做点有意思的事…我出来的时候江雪殿还在休息,咱们去给他编个辫子?
我低声表示抗议
那去粟田口的房间吓唬短刀们?一期和鸣狐今天都出去远征了
不去
那我们趁光忠小子不注意往汤里加点料…啊不行不然晚饭就没有了。这样,姥爷久违地表演一次白鹤亮翅,你小时候可喜欢看了
不用了,我都多大了。姥爷我没事,就是有点想家。下一秒我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急忙抬起头准备认错。
綾夏没做错什么哟,姥爷我被打造出来之后住的地方换了一个又一个,每次快要习惯的时候就又被迫搬到另一个地方去,我啊,的确是个居无定所的鹤。
姥爷…
不过好在现在终于算是安定下来了,又能以人形做以前从来没做过的事情,还看着我们綾夏从小不点长到这么大,再加上和光忠小子他们跳个舞种个地喂个马,姥爷我不打算考虑以后怎么样,过好现在就行了。鹤丸用手擦了擦我的脸,我又想哭了
姥爷,我,是不是特别,没出息,这么大了,还,哭
你现在的心情大概和我离开伽罗小子时的心情差不多吧,要不是当年姥爷还是把铁,早就抱着伽罗小子哭上个天昏地暗了。我们綾夏重感情,随我。来用衣服擦擦眼泪,外面风大
不用。内番的衣服没有羽织擦起来舒服
听完鹤丸揉了揉我的头毛,哭完了就进去吧,先收拾收拾,晚上来我这儿把我这件衣服拿去洗了
嗯好,不是,洗衣服的事情交给光忠和堀川啦!隔壁催着我更新!!!

p.s.回学校之后心情低落推到现在更新
      鹤丸,真家长
      看到我妈信息的时候真的哭出声
      明天交给隔壁那位催我更新的
      @三日月从来不洗被单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