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鹤姥爷从来不买茶叶 —

本丸与隔壁本丸 Day30

是我

这个写流水账的联动已经一个月了,收获了好多审神者的红心和小蓝手

没有什么文笔可言,如果看后能让各位审神者开心就好了

本丸三大基本守则:

睡一期,嫖光忠,看鸟组秀恩爱

第三条因为莺x友x先生还没有回到本丸所以可以忽略

不接受反驳

——————————————

一片樱花飘过,付丧神的身形显现出来。莺色的头发,三层刘海叠成翅膀的形状遮住了右眼,胸前的春告鸟更加证实了他的身份。我努力使自己不眨眼,只是希望不要错过重逢的一幕。

我是古备前的莺丸,名字的由来我自己也不太清楚啦,总之请多多指教。

按道理来说应该是这样的

可事实是,鹤,我回来了

exm?不应该先向新的阿撸基做自我介绍吗???作为一把刀的基本礼仪呢嘤嘤嘤。果然眼里只有老情人

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地拍

莺丸殿,打扰您和姥爷啊不鹤丸殿叙旧确有不妥,但这里是战场,还是先回本丸较为稳妥。我是审神者绫夏,欢迎回到本丸。光忠和青江知道今天把您寻回来了定是会高兴坏了。说完给了鹤丸一个赶紧带你老相好回家的眼神。

莺哟,走,回去给光忠小子他们一个惊喜。本丸里的事回头我慢慢给你讲。

——————————————

为了给莺丸洗尘从光忠手里划出了欢迎趴专项拨款,本丸大大小小都喝了个痛快。毕竟是活了几百几千年的老头子们,一个个都比我酒量好,对,没错就是你,药研,你个短刀喝那么多干吗。一期你管管。回头看到一期已经被两只老鸟以叙旧的名义灌得直指着月亮大吐苦水:弟弟们省心过头了是不是成熟太早那样就没有童年了好可怜我不要;时之政府工资太少了阿撸基加班加点卖命换奖金发零用会不会早更;我要做一把打刀不要做太刀啦我也想和弟弟们去京都看看三条大桥的夜景嘤嘤嘤……

辣眼睛,一定是我打开方式不对

大概是因为不胜酒力加上非得拉着三日月和我一起看月亮实际上是与他谈判在两只老鸟闪瞎眼的时候及时来盆水或者来他一锄头之类的事宜以至于受了风。浑身疼,果然过了20岁就开始衰老了吗。睁开眼发现鹤丸坐在我床边,见我醒了马上起身端了一碗药过来,我看了一眼抬手表示拒绝却疼的呲牙裂嘴。

姥爷,我听说宿醉是头疼,可没听说皮肤还会撕裂疼的。昨天我喝醉了之后你们对我做了什么??我一脸惊恐

喝醉?

嗯,昨天不是给太爷爷办了欢迎趴嘛,我好像喝多了又拉着三日月看了会月亮怎么就这样了,艾玛疼。话说太爷爷呢,你不陪他转转?

鹤丸一脸让他去种有机蔬菜的表情看着我,溯行军的装备这么先进了?不仅能伤肉身还能导致精神错乱。昨天出阵的时候你让人不是,让刀捅了。然后睡到现在。绫夏不是姥爷说你,该减减肥了,我都抱不动你了。

那谁抱我回来的

我给你扛回来的

等等,所以说太爷爷回来只是我做的梦?

鹤丸把药放在一边,昨天打完王点,部队刚准备撤退,你就跟打了鸡血一样骑着青海波就飞出去了,嘴里还叫着太爷爷太爷爷,结果溯行军的增援部队到了,对面三花枪上来就给了你一下。忘了战场随时都有危险,作为大将实在是不可原谅

好像是这么回事,准备撤退的时候我一回头看见了一个莺色的身影于是下意识的去追了

但是姥爷,我真的看到莺丸了,真的,他就在那儿,我要是再快一点,就再快一点……姥爷你别生气……鹤丸将我搂在怀里,轻轻揉着我的头发,不哭不哭了傻孩子,姥爷我是气你不考虑自己的安危。我教出来的孩子是个沉着冷静,绝不冒进的孩子。你作为大将出现在战场上就要保证自己的安全,你平安无事军心才能稳。昨天幸好是厚樫山分队,都是有经验的刀了不至于军心涣散。

可是,太爷爷他……

莺会在那里等我,我也会找到他的,我等着他某天突然从樱花瓣后面蹦出来吓我一跳

姥爷……

你醒了就好,外面一期和光忠等了好久了

一期哥他特别生气吧,有没有罚鲶尾和骨喰啊……

隔壁家的真璃丫头给看的好好的,再说一期就是再气也是应该的,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算了算了姥爷不说你了,我去叫他俩进来

姥爷,能不能让他俩石头剪刀布决定一下顺序,一起进来他俩打起来我现在劝不了架

鹤丸给了我一个“你自己解决”的表情。姥爷你不能见死不救!

我就在外面等着,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就报暗号

三日月是老流氓?

不愧是我带大的

——————————————

p.s.没有莺丸的怨念

     莺丸回来的那个梦是写Day28前一天做的

     第二天醒了的时候反应了好久才说服自己绫夏你家本丸并没有太爷爷你清醒清醒快去捞ok?

     感谢真璃帮我照顾鲶骨,但是扔回去是几个意思

     真璃虽然懒了点,记性差了点,认不出自己家的刀之外,还是挺器用的:比如毒舌

     明天交给隔壁真璃 @三日月从来不洗被单 

     

评论(1)
热度(7)